貓撲小說 > 戰國大司馬 > 第65章:孟子(二)

第65章:孟子(二)

推薦閱讀:簪纓問鼎暴君歸來:霸寵梟后足壇巨星。名偵探世界里的巫師錦桐海賊法典快穿:時空胖商人六十年代白富美盛唐風華寒門梟士

    片刻后,孟子將惠盎、蒙仲二人請到正屋,身邊僅留下萬章、公孫丑這兩位最得意的弟子。

    此時,惠盎代蒙仲向孟子道歉道:“夫子,舍弟年輕氣盛,還請夫子莫要責怪他。”

    孟子聞言笑道:“令弟所言,句句在理,何來責怪之說?”

    聽聞此言,惠盎眨眨眼睛笑道:“秀木在前,夫子何不與此子辯之一二呢?世人皆知夫子善于雄辯,喜好雄辯,常人不能及。”

    孟子聞言哈哈一笑,擺擺手說道:“算了吧,老夫豈是喜好辯論,不過是不得已而為之。若換做三十年前,老夫或許會與此子試辯一二,可老夫如今一大把年紀,贏了勝之不武,若輸了,則我儒家顏面無存……老夫豈會做這樣的傻事?”

    在說話時,他笑呵呵地看著蒙仲,神色中并無絲毫惱意。

    見孟子態度如此和藹,蒙仲心中驚訝之余,亦生好感,便遵從惠盎的暗示,向孟子以及萬章、公孫丑二人道了歉。

    對此,孟子自然是好言寬慰。

    孟子對蒙仲,其實并無惡感,因為前者在一開始,就從蒙仲那句“巧偽”之詞,以及蒙仲那維護莊子的舉動,就猜到了蒙仲「或乃莊子弟子」的事實,此后他靜坐旁觀,就是想試試莊子的這名弟子究竟從其師那邊學到了幾分本領。

    而事實證明,莊子的這名弟子,比他想象的更為優秀,以至于他座下的這些得意弟子,竟無人能辯得過此子,這讓孟子大感意外之余,亦對其弟子稍稍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可能是注意到恩師的目光不經意地掃了自己二人一眼,萬章、公孫丑二人不覺有些慚愧。

    但他們不得不承認,他們的確辯不過蒙仲這位集道、名兩家學術之長的道家弟子,確切地說,在方才那長達半個時辰的辯論中,他二人與其他的師兄弟,在蒙仲面前一次也沒有占得上風,雖然他們的質問其實也相當犀利,但對方每每能輕描淡寫地將其化解。

    這份辯才,實在是天下少有。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遺憾啊。”惠盎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他倒是很傾向于看到孟子親自出面與他義弟蒙仲來一場辯論。

    待彼此于屋內坐下之后,孟子和善地詢問蒙仲道:“小家伙,你在莊夫子身邊,都看過那些書呀?”

    蒙仲恭敬地回答道:“除我道家的經典外,后輩還看過《法經》、《太公兵書》、《堅白論》、《合同異論》、《孫子》、《吳子》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這些書名,萬章與公孫丑吃驚地瞪大了眼睛,他們此時才意識到,眼前這名少年其實并不局限于道、名兩家的學術,竟然還涉及到法家、兵家。

    而對此,孟子亦贊許地點點頭,旋即又問道:“老夫聽你方才與諸子辯論,似乎對我儒家思想亦甚為了解,你也看過我儒家的書么?”

    蒙仲回答道:“后輩的啟蒙書物,即是族學內長輩所教授的《論語》。”

    聽聞此言,孟子雙眉一挑,臉上的笑容就更甚了,連連點頭道:“《論語》好,《論語》好啊。”

    說著,他拋出了幾個《論語》中的提問,詢問蒙仲,但蒙仲卻能對答如流。

    萬章、公孫丑二人微微一愣,旋即他們看向蒙仲時眼中的敵意,亦再次消退了幾分。

    因為在拋開門戶之見后,蒙仲簡直跟一名儒家弟子沒有什么區別,畢竟此子對《論語》實在是太了解了。

    而這,亦讓孟子感到很寬慰,他略帶驚訝地問惠盎道:“宋人都讀《論語》嗎?”

    惠盎聞言便解釋道:“此子乃景亳蒙氏子弟出身,宋國的世族,一般都以《論語》為族子啟蒙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。”孟子既欣慰又高興地點點頭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在楊朱思想與墨家思想充斥的當世,宋國國內的家族還能用《論語》作為給族內子弟的啟蒙讀物,這就足以讓孟子對宋國的印象改善幾分。

    其實仔細想想,這倒也不奇怪,畢竟儒家的影響力,主要就體現在魯國、宋國、齊國這幾個國家,不過自從齊國誕生了稷下學宮后,儒家對齊國的影響力就逐漸小了。

    就當前的世俗來看,楊朱思想主要傳播于秦、魏、趙、韓這幾個國家;而墨家思想,則主要傳播于齊、楚、秦這幾個國家;至于宋國,則主要還是以道家思想以及儒家思想為主——這里所說的道家,指的是老子、列子、宋銒為代表的道家思想,蒙仲的恩師莊子雖然被譽為老子、列子、宋銒之后的道家傳人,但世人并不是很接受莊子的思想,就連莊子的摯友惠子也曾笑話為是“無用的學術”。

    聊著聊著,話題便逐漸轉到了惠盎此番的來意上。

    對于惠盎的來意,孟子看得很清楚,無非就是前一陣子他兒子「孟仲」與孫支「孟睪」亦跟隨諸儒家弟子前往彭城勸阻宋王,這讓宋王偃與惠盎等人感到了幾許危機,是故,惠盎特地前來向他解釋。

    “宋王欲行王政么?”孟子用帶著幾分嚴肅的口吻問惠盎道。

    聽聞此言,惠盎亦嚴肅地回答:“是,宋王欲行王政。”

    這里所說的王政,跟孟子提倡的「王道」沒有任何關系,只是說宋王要施行其作為君主的權利與責任,說白了就是要攻略其他國家,使宋國變得更強,甚至于挑戰齊國、楚國的地位。

    聽了惠盎的話,孟子皺眉說道:“近幾年,時常有弟子詢問老夫有關于滕國的事,滕國已故的君主滕元公,他與老夫相識數十年,在當今世上,滕元公是唯一一位遵循仁政的君主……”

    說起此事,孟子就忍不住為之感慨。

    跟當年孔子周游列國一樣,孟子在學有所成后,亦周游諸國,向各國的君主闡述他的思想,其中,齊國是他最希望爭取的國家。

    大約是在孟子四十五歲的時候,孟子帶著學生、隨從前往齊國,希望能說服齊王施行他所主張的仁政——當時的齊國君主乃是「齊威王(田因齊)」。

    當時,正值魏國與齊國「徐州相王」時期——即在魏國國相惠施的主張下,魏國與齊國相互承認對方的王位,并以此促成「齊魏結盟」,共同抗擊秦國。

    換而言之,齊國當時的風頭很猛,孟子就是在這個時期,帶著學生來到了齊國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孟子前往齊國,是被他的學生「匡章」邀請的。

    匡章是齊國的名士,此人文武雙全,他作為齊國的將領,雖然統帥的戰役并不多,但卻都是足以改變中原格局的戰爭。

    比如「桑丘之戰」,商鞅變法后的秦國,以及鄒忌變法后的齊國,這兩國分列東西的強國首次展開軍事上的沖突,匡章即是齊國軍隊的統帥,他在這場戰爭中,打得秦國俯首稱臣——秦國的君主惠文王,派出使者向齊國求和,并自降身份,稱秦國為齊國的“西藩之臣”。

    此后,秦齊兩國二十年未曾直接開戰。

    再比如「滅燕之戰」,匡章率領齊國軍隊,在短短五十日就攻占了燕國全境,要不是趙國的君主趙雍請來諸國軍隊聯合討伐齊國,逼得齊威王只能叫匡章率領齊軍從燕國境內撤回,這世上已無燕國。

    再比如「垂沙之戰」,匡章率領齊、魏、韓三國聯軍攻打楚國,大破楚軍,殺楚國的令尹唐昧,使楚國大片領土被聯軍所攻取。

    再比如當前,齊、魏、韓三國正在進攻秦國的函谷關,其聯軍的統帥也正是匡章。

    毫不夸張地說,匡章乃齊國的名將。

    然而,孟子當初前往齊國的時候,匡章還未具有如今這般的地位與名聲,甚至于,還背負上了不孝的惡名。

    這個“不孝”惡名,說來也是無奈,原因就在于匡章的母親生前曾得罪匡章的父親,因此死后被匡父埋在馬棚下,后來匡父過世,匡章沒有改葬其母,論其原因,匡章便解釋道:“我沒有得到父親的允許,若擅自改葬亡母,豈不是背棄了父親?”

    但齊人卻因此指責匡章不孝。

    對此,蒙仲的恩師莊子也曾指責匡章,但孟子卻認為匡章做得沒錯,于是并未責怪匡章,這導致孟子亦連帶著被齊人所厭惡,所排擠,最終,草草結束了第一次游說齊國的旅程。

    而待等到孟子第二次造訪齊國時,正值「滅燕之戰」前夕。

    當時的匡章已經在「桑丘之戰」中證明了自己的才能,已得到了齊人的認可,因此匡章便再次邀請他的老師孟子前往齊國。

    當時齊威王已死,齊國國君乃是「齊宣王(田辟疆)」,齊宣王并不在乎孟子的“仁政”主張,僅僅將孟子視為一塊金字招牌。

    就好比在「滅燕之戰」前,齊宣王曾詢問孟子,是否應當趁此機會吞并燕國。

    孟子便委婉地勸說道:如果燕人都支持,那你就吞并燕國吧;如果燕人不支持,您還是放棄吧。

    但齊宣王并沒有聽從孟子的勸告,命匡章率軍攻打燕國,結果,非但燕國的國人都聯合起來抗拒齊國,就連趙國的君主趙雍,亦糾集了諸國軍隊,威脅齊國退兵。

    見此,孟子便放棄在齊國施展抱負了想法,因為他已意識到,齊宣王只是將他作為一塊“吸引人才赴齊”的招牌而已,就像齊宣王對孟子所說的:我愿意為您蓋一座宮殿,助您招收成千上萬的弟子。

    于是,孟子最終放棄了高官厚祿,帶著弟子又返回了自己出生的地方,鄒國。

貓撲小說提供戰國大司馬最新章節戰國大司馬全文閱讀
戰國大司馬永久地址:http://www.97972758.com/book/97967/
手機閱讀本章:http://m.mpxiaoshuo.com/book/97967/35780451.html
戰國大司馬TXT下載和評論本書:http://www.97972758.com/book/97967/
為了方便下次閱讀,你可以點擊下方的《加入書簽》記錄本次( 第65章:孟子(二))閱讀記錄,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!請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薦本書,謝謝您的支持!!

小提示:按【回車鍵】返回目錄,按(鍵盤左鍵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鍵盤右鍵→)進入下一章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海南 环岛 自行车 事故